摘要感谢您百忙之中阅读本站文章,这里是e路发.国际娱乐.官方网,可以关注我们的文章公众号e路发.娱乐场,以下是文章内容,请注意用眼疲劳。除了奥飞投资FunnyFlux、苏宁环球投资RedRover,中国的互联网、玩具等大企业与资本,越来越多地参与和韩国动画行业合作——另一边,韩国的政府和企业也正在谋划和探索多种策略,想要在中国市场分到更多。

   日本动画公司的制作预算大概在4-7.5万元每分钟,而韩国的大概在3-5万元每分钟。韩国动画由于多年从事外包工作,风格介于日本的固执和中国的灵活之间,在合作中更容易协调,但平均制作水平没有日方高。

  三文娱发现,除了制作外包,韩国动画行业正在与中国的企业和资本产生越来越多的联系。

  2015年6月,苏宁环球以约合人民币2.54亿元价格收购了出品《抢劫坚果店》的韩国动画公司RedRover20.17%股权,成为其第一大股东。

  2015年12月,奥飞娱乐(当时还简称奥飞动漫)以849.9万美元投资韩国动漫公司FunnyFlux,持股43.79%;奥飞的学龄前3D动画《超级飞侠》,由FunnyFlux、千琪动漫、小飞机制作公司和EBS联合制作。

  到2016年,中韩动漫的合作越发紧密,腾讯、中影等大集团也加入到行列当中。接下来,三文娱将基于韩国文化产业振兴院发布的动画产业白皮书来加以介绍。


结合玩具项目的中韩动画合作


基于韩国IP的中韩动画合作

  中韩动画合作现状

  我们先来看看两国在动画方面合作的现状。

  韩国与中国的合作,初期主要是把韩国国内企划作品的一部分外包给中国,以及诱导中国的实物投资。

  最近,韩国国内的动画制作公司正在积极引进来自中国广播电视公司、投资发行公司、衍生品制造流通企业等的投资,试图构建新的合作形态。

  在联合制作的过程中,因为韩国国内剧本,设计,导演等能力相对较强,所以在企划开发部分优势较大。虽然在韩国也有负责主要生产的情况,但一般情况下还是在具有价格竞争力的中国完成相当一部分的工作。

  2015年至2016年,韩中两国从企划阶段开始进行协商,联合制作了多样的动画作品,投资了动画相关企业。为了提高事业成功的可能性,组成大规模投资财团的趋势也在扩大。

  除了三文娱在开头提到的韩国为中国IP代工,两国动画合作主要分为以下几种:

  1、改编韩国人气IP

  以韩国人气漫画或动画为基础,联合制作新的电视系列剧或影院长篇的实例正在增加。这样的现象可以看作是通过已经得到认证的韩国人气作品,增加其后续动画等在中国的受欢迎程度及成功概率的一种尝试。

  《fly superboard》在韩国先是以漫画的形式出版,随后改编成的电视动画系列片也获得了极高的人气,现在韩中联合制作的影院动画也在筹备中;

  在中国出版获得极高人气的漫画《生存系列》中的《在丛林中生存》电视系列动画片也由韩中联合制作;以前在韩国国内获得成功的影院动画《斑点》第2部将由韩中合作,共同制作;

  在韩国播出的人气电视动画《魔发小道士》提出了影院动画制作计划,由韩中联合制作;由此可见韩中合作,把韩国国内成功作品改编制作的新趋向。


  改编自电视动画系列片的《魔发小道士》动画电影计划2018年上映,由韩国制作公司初果和中国的电影投资发行公司联合制作。讲述了使用头发魔法的莫特所经历的涉及爱情友情等一系列的冒险故事,深受观众喜爱。此片1989年第一次在MBC电视台播出,2012年又在EBS播出。考虑到中国的市场情况,在剧场版的联合制作过程中,与现有的TV系列片不同,提高了受众的年龄层以及加强了动作的3D效果。该片也计划加入一些中国元素,均衡融合韩国和中国不同文化圈的要素,符合中国观众的取向。


  《fly superboard》剧场版是在韩国已出版的人气漫画和电视动画的基础上改编,由韩国的Synergy Media和中国的腾讯等联合制作的3D动画,同时是韩国的制作公司和腾讯集团旗下的腾讯影业共同投资。

  的第一部韩国影院长篇动画,计划在中国有多方面的展开。这部动画取材于在韩中两国认知度较高的经典“西游记”,同时加以改编重组以符合现在观众的观看需求。

  在韩国未来恩出版社出版的人气漫画《生存系列》的基础上,中韩联合制作完成了《在丛林中生存》一片。《生存系列》在中国也有出版并大受欢迎。在此基础上,韩国的制作公司电气杂技和中国的大连坐标数码工作室联合制作本片。可谓是一次冒险和机遇并存的挑战。

  3D动画电影《斑点:韩半岛的恐龙》的续篇《斑点2》由韩国的梦搜索C&C和EBS以及中国恒星集团联合制作,讲述了白垩纪亚洲最后的帝王特暴龙家族的斑点和他性格小心谨慎的儿子之间的父子矛盾以及冒险的故事,韩中两国儿童同样感兴趣的恐龙题材也促进了两国的联合制作。

  为了方便阅读,这里再放一次韩国IP改编的中韩合作动画列表:


  2、以商品化为中心的合作深化

  和中国的大型玩具公司联合制作的韩中合作动画多数正在登场。

  中国的玩具公司利用韩国动画的故事及设计、导演、技术能力,投资相关动画,开发新的玩具商品的趋势正在上升。目前在韩国,多样的机器人动画片,汽车动画,男孩子喜欢看的特效动画等都是很容易实现商品化的作品,对此,制作公司纷纷策划和玩具公司的合作。

  比如开头提到的奥飞娱乐《超级飞侠》,各种玩具商品也在中国市场获得了很大的成功。

  《考古迪诺》由韩国的Moggozi工作室和中国的罗塔动画制作公司联合制作,讲述了宇宙安全管理局的新成员4只恐龙机器人的成长故事。中国的灵动玩具公司也参与了玩具的开发和生产,在韩中两国推出了多样的角色商品。

  《梦想三国》是韩中共同制作的真人+动画电视剧,由韩国的电影公司望月人,动画制作公司Synergy Media和中国的中影动画产业有限公司的动画子公司联合制作。

  从企划初期开始,便有韩国的电影《盲眼》摄制组和《大叔》的武术组等参与,完善了这部特摄作品。它采用了在韩中两国都深受欢迎的《三国演义》中的人物和结构来讲述现代的故事,与玩具公司的合作也推出了多样的衍生商品。

  《胶囊男孩》由韩国公司泰德世界制作,CJ E&M参与了投资和制作。《胶囊男孩》将变身玩具,搞笑故事,从自动贩卖机里出现的奇特动物作为创意内容,从企划阶段开始就与中国企业合作并在中国湖南卫视的金鹰卡通频道播出。同时湖南金鹰卡通有限公司也负责该片在中国地区的放映和发行等内容。另外,中国灵动玩具公司对玩具以及手机游戏的开发也在进行中。泰德世界和中国天鹏传媒公司联合制作了《胶囊男孩》的剧场版。

  《魔幻偶像》是由韩国Maro工作室,SM娱乐,CJ E&M,以及奥飞娱乐联合企划投资的大型动画作品。

  韩国最大的演艺企划社SM娱乐公司参与了制作,开展动画,玩具,角色商品和唱片等相关联的产业模式。该电视动画系列片讲述了追求K-POP明星梦想的青少年们的故事。

  为了方便阅读,这里再放一次以商品化为中心的中韩合作动画列表:


  3、动画电影的联合制作


  在中韩联合制作的作品中,影院长篇动画所占比重也逐渐增加。随着中国影院数量的大幅增加,影院电影的市场也正在扩大。在这样的市场环境下,影院长篇动画的需求也在增加。中国相关的制作,发行公司与韩国具备一定故事、设计、技术实力的公司的合作也在加深。

  《百万选手》是韩国制作公司Red Rover和由苏宁环球集团旗下的苏宁环球传媒与韩国Red Rover合资设立的中国红漫科技有限公司联合制作的3D影院长篇动画。由电影《喜马拉雅》的导演李石勋执导,纯制作费用120亿韩元,以最近深受大众喜欢的机械元素为题材,讲述了喜欢赛车的少年和变身机器人的冒险之旅。


  《红鞋子和七个小矮人》是由韩国Locus公司制作的3D影院长篇动画,中国Tuwin集团出资250亿韩元持有Locus公司20%的股份。

  本片通过中国公司的投资实现了纯制作费160亿韩元的大规模制作。《红鞋子和七个小矮人》是2010年韩国文化产业振兴院主办的"大韩民国故事大奖"的获奖作品,从西方动画中七个小矮子的视角出发,再创了新的喜剧笑料。


  由Red Rover参与制作的《抢劫坚果店》2013年在美洲成功上映,后续作品《抢劫坚果店2》也正在制作中。类似这种合作情况,韩国也正希望通过与中国的合作,进入快速成长的中国电影市场。

  中韩联合制作的趋向

  中韩联合制作正呈现出如下几种趋势:

  1)以共同的文化要素为基础的资源共享

  像2015年至2016年,韩国与中国联合制作的《魔发小道士》,《fly superboard》,《梦想三国》一样都是以道法,神仙为题材,取材于《西游记》,《三国志》等在韩国广泛流传的中国古典名著,试图使作品更容易被观众所接受。

  《在丛林中生存》在韩国和中国出版后,广受欢迎,以冒险和安全为题材的动画在两国的上映都比较顺利。《红皮鞋和七个小矮人》采用恶搞广为人知的世界童话故事“白雪公主”的方法,同时考虑韩中两国电影市场,制定今后向全球市场扩张的策略。

  2)以玩具等商品化为中心的联合制作

  韩中合作是吸引两国的制作公司,玩具等商品制造和流通公司,电视台等媒体,投资发行公司等的投资,从初期的企划阶段就开始多样化的合作。通过这样的项目投资合作,走向亚洲市场,进而全球市场的动画项目也在增加。

  特别是随着3D动画制作水平的提高,机器人,汽车动画作品增加的同时,也更加利于玩具开发和双方的灵活合作。中国的玩具公司间的竞争加剧,也需要一些新的和玩具开发联动的完成度较高的动画制作,因此,中国玩具公司和韩国动画制作公司的合作也逐渐深化。

  3)动画电影合作增加

  2015年至2016年韩中联合制作的影院长篇动画大幅度增加。韩中之间签订了影院动画联合制作的相关协议,与电视系列动画相比,影院动画更容易受到中国政策环境的认可。

  韩国文化体育观光部和中国的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在2014年7月3日签订了《大韩民国政府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关于合作拍摄电影的协议》,该协议规定了联合制作电影的审批程序,条件及技术合作的相关事项。

  依据目前中国的外国电影进口限制规定,每年分账片(电影版权所有者委托中介机构代理发行,并以一定比例按影片的票房收入分成,以使制片方、发行机构和放映单位利益共享,风险共担的方式)34部,买断片(发行公司以一定价格买断国内发行权,国外片商不参与中国票房分成)30部,引进国外电影的数量是有限的。

  通过韩中联合制作电影的协定,包括影院动画在内的合作拍摄电影的放映之路变宽。可以说2014年生效的合作拍摄协定对2015年~2016年韩中联合制作影院动画的扩大和繁荣给予了很大的支持。

  4)通过现地法人的设立,建立联合制作的产业模式

  韩国的动画企业以扩大在中国的事业为目标,推进韩中联合制作动画的发展,正尝试在中国设立现地法人。

  现地法人是指韩国公司持所有股份的外资法人和中国企业共同出资设立合作法人。

  除了与中国企业的联合制作,韩国公司也通过在中国当地的特别许可这一途径,推进市场营销商品化等动画相关商务活动,从而实现直接的销售额的提高。也就是说与中国企业建立合作模式的同时,不仅仅依靠中国企业主导的收益分配,同时也尝试建立在中国当地的商业网络体系,直接创造销售收入的策略。


一个Pororo衍生产品的广告

  2012年在中国设立现地法人的Iconix就直接开展了多样的关于pororo的商业活动,同时也有关于韩中合拍动画的计划;Red Rover 2015年通过中国苏宁集团的投资成立了中国现地合作法人,多篇影院长篇动画正在制作中;Daewon媒体在2016年和中国的高和集团共同出资,设立合作法人,进而开展《阿贡》在中国的放映和其它商业活动,新的韩中合作动画也在准备中;韩国的Animall制作公司也正在推进与中国的道伦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合作法人的设立。

  韩国动画进入中国市场受到的限制

  中国政府对海外引进动画的内容,播出时间,播出总量等有所限制,对中外合作作品也有严格的审查和限制规定。这样规定的原因是为了防止实际上是海外企业主导的企划和制作,却以中国企业参与制作(仅做代工)的名义被认为是国产作品情况的出现,希望能引导国产动画质量的提高和产业的发展。

  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主管的海外联合制作动画的判定审查方针如下,强调内容要创造继承中国的传统文化要素,同时不能违反中国的法规,影响政策环境及社会利益。

  1)海外联合制作动画判定方针

  •海外联合动画制作时,应表现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和美德,创造具有中国动画特色的形象。

  •不论是海外联合制作的动画还是国产动画,都应表现出中国特色,中国故事,中国形象,中国风格,中国精神气概。

  •所有海外联合制作的动画都应在经过广电总局的审查,许可后才能发行和播放。

  2)海外联合制作的电视连续剧(包括动画)管理规定

  海外联合制作的电视动画的审查必须符合下列条件:

  •中国方面必须拥有"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关于联合制作的电视动画相关素材计划,中国方面必须得到广电总局的审议许可。

  •双方共同投资方式包括现金直接投资,劳务,实物,广告时间等投资方式。

  •双方必须对初期的创作,剧本等重要部分进行确认。

  •作品的国内外所有权双方共有。

  海外联合制作的动画作为国产作品得到认可的一个重要条件就是确保中国企业对著作权的共同拥有,同时中国动画企业和制作人员应在剧本,设计,导演等核心部分发挥作用。

  像这样重视从企划阶段开始到作品完成阶段的著作权共享,主要是考虑到以后的收入分配问题和技术学习提高问题。这些限制政策和意图也使得合作作品作为国产动画得到认可,顺利实现播放和接下来的一系列附加活动。中国政府对引进海外动画的规定在拥有进口许可权的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的《海外计划进口及播放管理规定》中有更具体的说明。

  韩国动画白皮书强调,考虑探讨海外动画进口的相关规定并遵守,对于对韩中联合制作的动画播放等方面十分重要。

  应对中国限制规定的方案

  韩国文化产业振兴院还在白皮书中提出了应对中国政府限制规定的几种方案:

  1)对应进口限制——扩大联合制作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统计了海外动画进口的数量。中国国产动画的播放量占70%以上,海外动画播放量占30%以下。但实际播出的海外动画所占比率比这个还要低,主要是中国政府对海外动画进口许可的严格把关和限制造成的。

  韩国作品得到进口许可,会对大多数媒体曝光。为了得到拥有进口许可权利的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的信任,展开附加事业,和有实力的中国动画制作企业或发行商建立合作关系很有必要。

  事实上,考虑到中国政府对海外动画的限制进口以及对国产动画创作的援助,站在韩国企业的立场上看,为了确保得到稳定的播放权和播放时间,通过与中国的联合制作,使作品作为中国国产作品得到认证是根本的解决方案。通过这一方案就能开展在中国市场的附加事业,扩宽发展市场。

  2)应对海外联合制作限制规定的方案

  负责海外联合制作限制规定的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对海外合作作品有严格的审议和批准过程。强调中国优秀的文化传统,符合中国的法律,政策市场,社会利益为主要限制内容。

  所以动画开发初期,就应准备符合相关规定的剧本内容。判定是否为中国国产作品的考虑因素包括中国动画企业和制作人员是否在剧本,设计,导演等核心部分发挥作用。因此,和中国公司联合制作时,需要做好相关资料的准备以及决定中方制作人员的参与度。

  通过2014年7月签署的《大韩民国政府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关于合作拍摄电影的协议》,可以得知与电视动画联合制作相比,影院动画联合制作会更有利。因此韩国将在资本和人力及影院动画投资等方面灵活运作。

  三种中国市场策略

  上述针对中国现有的限制政策所给出的方案,主要是关于出口到中国的电视播放和电影上映以及联合制作的讨论。

  但是,即使和中国公司联合制作,获得电视电影的播放许可和批准,在实际实行中韩国企业也无法根本地主导这个领域,结果就是针对相关政策的对策还是要中国的合作伙伴来提出。寻找到适当的合作伙伴,应对韩中联合制作的政策限制,要通过事前和中国企业的协定来准备相关的内容和项目。

  白皮书面向韩国动画企业给出了进一步的进军中国市场的策略指导:

  为了保证相关事业的成功展开,应该和具备一定实力的中国玩具公司,游戏公司等持续探讨联合制作,但是和这样的企业合作就无法保证在中国的事业主导权。而进入中国的韩国动画企业最终还是需要考虑实现能够确保附加事业收益的商业模式,为此,在中国直接设立法人,和中国的企业扩大合作是非常有必要的。

  与在中国获得播放销售许可不同,对于外资企业和外国作品展开附加事业时的政策限制不大。因此韩国的企业扩大这方面的领域发展是非常有必要的。

  白皮书还强调,韩国各领域企业之间的合作也很有必要。

  《变形警车珀利》,《小企鹅宝露露》,《香肠猴》等通过与中国企业的合作以及韩国企业间的合作等方式进入中国,成功的建立了多样的事业网络。为了实现各种共同营销,附加事业的扩大,需要和现有的韩国企业合作进军,这为韩中合作作品在中国的事业活性化做出了很大贡献。

  现代汽车公司投资了《变形警车珀利》成为其市场伙伴。在中国CCTV14少儿频道播放的《变形警车珀利交通安全篇》提高了其认知度,同时也促进了中国玩具公司对《变形警车珀利》玩具的开发和销售。

  现代汽车,Innocean,CJ E&M联合制作的《能量手表战车》也通过构建了广告,市场网络体系的现代汽车等中国现地法人的强力支援取得了不错的效果。

  ELAND的子公司Olive Studio制作的《香肠猴》也在中国开展了积极的发行。目前中国ELAND的法人也正在尝试《香肠猴》的播出,角色开发,主题公园等特许经销事业。

  制作《小企鹅宝露露》的Iconix在中国设立法人,与Interpark中国法人合作准备音乐剧,以及和八道,真珠火腿等进军中国市场的食品企业开展对宝露露相关事业的开发和营销。除此之外,还将与在中国的多数韩国企业进行联合。

  如上所述,目前韩国动画企业正试图和已经成功进入中国市场的韩国企业取得合作。这种合作将成为韩中联合制作动画并进入中国市场强有力的商业基础。

  除了在中国开设公司,在中国的韩国公司抱团,白皮书还提到韩中联合制作的基金。

  2015年12月11日,首支韩中文化基金SV中韩文化—ICT融合基金在浙江杭州成立,它由韩国政府、主要机构及企业和中国资本共同出资成立,规模达460亿韩元。

  其中韩国未来创造科学部,文化体育观光部,中小企业厅等韩国政府机关和产业银行,CJ等韩国主要商业银行和大公司都有出资,基金的运营管理则由在韩国风险基金管理行业排名靠前的SV投资负责。本基金的成立旨在面向快速发展的中国市场,大力扶持韩中合作精品内容及文化创业企业。